<span id="a0ej6"><output id="a0ej6"></output></span>
  • <legend id="a0ej6"></legend>
    <acronym id="a0ej6"></acronym>
      <legend id="a0ej6"></legend>
      <legend id="a0ej6"></legend>
      1. <optgroup id="a0ej6"><li id="a0ej6"><del id="a0ej6"></del></li></optgroup>

          【創客100第三十一期開放日】九年硅谷打拼,看他是如何運用適合中國創業者的硅谷思維

          創客100開放日,從第一期一路堅持走來,到今天為止已經開辦了三十一期,隨著創客100影響力日益提升,擔負的社會責任也越來越大。每一期每一個環節我們都嚴格要求自己,尤其在邀約嘉賓方面,我們一直堅持選取行業內的領軍人物,一直尊奉要把最新、最具深度的干貨奉獻給陪伴創客100一路走來相互扶持的各位新老朋友。

          每一位分享嘉賓的奉獻都值得我們銘記

          為了幫助更多的創客,也為了讓更多的對于互聯網相關創業、創新、投資、融資等感興趣的朋友突破地理空間限制,更加直觀的獲取第一手訊息,創客100開放日活動舉辦的同時會同步在YY,一直播,斗魚,映客,花椒,虎牙,微吼等直播平臺同步做現場直播,更多在線觀看請關注創客100微博獲取。

          創客100開放日在各大直播平臺現場直播

          硅谷,全球創新的智慧源泉,中國創業者都渴求到此找尋靈感。

          但是,北京硅谷空中航程約9500公里,來回要數天時間的奔波勞累。

          并且,即使你親自去了硅谷,恐怕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進行咨詢······

          嘉賓在演講前接受創客100獨家專訪

          本期創客100開放日,特邀兩位留學過美加,經常游走硅谷,對美式資本運作、孵化器運營和互聯網創業都有著深邃洞察的青年翹楚,講解原汁原味的硅谷思維。帶領大家走進硅谷深處,剖析中外創業的差異。

          第一位:戴翀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Rotman商學院經濟、金融和管理學學位;美國伊利諾伊香檳分校商學院,榮獲金融學學位,有美國SAS高級數據分析師認證資格,曾在紐約工商銀行總行擔任金融分析師。

          戴翀在現場剖析中外創業者差異

          戴翀在演講中關于中外創業者差異時分析:第一點,中外創業者的出發點不同;第二點,中外創業者環境不同;第三點,中外創業者的理念是不一樣的;第四點,可能對于硅谷的創業者來說,他們更樂于接受失敗。

          在談到中外創業者理念時,戴翀指出,硅谷的創業者引用的方法就是無創新、不創業,已經出現的項目他們不愿意去做了;但是對于中國的創業者來說現在更多的是為了創業而創業,這就導致了創新的項目在國內非常少見。這一問題確實值得我們國內創業者深思。

          當場“收獲”一枚天使投資人

          第二位:本杰明·丁多倫多大學經濟、金融高級榮譽畢業生、羅徹斯特大學金融碩士;曾在世界200強伊藤忠株式會社(紐約)擔任管理咨詢師,在北美風投創業圈沉淀3年,現歸國就業。

          本杰明·丁現場分享干貨

          本杰明·丁在演講中在談到,如果你想進入YC:他們會問你一個比較狠的問題,就是他們不會問你如何來跟這個競爭對手進行競爭,他們會問你跟競爭對手之間能甩開他多少條街?你必須保證多長時間你能甩多少條街,這樣情況才有機會進入YC。

          遲到的創業者只好在門口聽講

          而在談到中外創業者在項目推廣及收費方式時,本杰明·丁談到中國人二維碼支付很普遍,特別是北京,在美國基本上看不到二維碼支付,還是用信用卡,這也是他們滯后的一點。其實也并不是我們什么都在學習美國、學習硅谷,有些東西,我們已經領先,倒是外國在模仿我們學習?!矩熑尉庉?魏峰  攝像/魏峰】

          以下為全程實錄:

          主持人: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歡迎來到創客100第31期開放日的現場,

          今天我們請到了本杰明·丁和戴翀先生,來給我們分享明星海歸眼里的中美創業。

          戴翀:

          謝謝大家,我叫戴翀,感謝主持人的介紹,也感謝創客100給我們提供這次機會來做這次演講,今天我分享的主題就是硅谷思維,中美創業的差異。

          我是從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畢業的,然后本科學的是經濟金融和管理,畢業以后就去了美國讀研究生,學的專業也是金融。畢業以后去了芝加哥,之后又去紐約銀行做金融分析師。在這個之間有人問我有沒有興趣做一個項目,我當時考慮了很長的時間,覺得這個項目這個機會非常不錯,我就全職去做這個項目創業了。

          那么我今天要講這個經歷,因為這個跟我選擇智能硬件和互聯網方向是有關的。但是很多人有疑問說你本科學金融,實習和工作也是做金融的,為什么選擇互聯網這個方向?

          我在高中和大學的時候對這些小而美的產品非常感興趣,自己也會去收集收藏這些產品。當我聽到那個項目的時候也是很興奮,有一種沖動,想去做這個東西,所以就引出了我今天要演講的第一點,就是創業者的出發點不同。

          因為我的主題是主要對比美國和中國創業者差異,所以一定要先講硅谷。對于硅谷的創業者來說,他如果做一個項目的時候,一開始是由于他有這個好奇心,他才想去有這個想法做這個項目。在這個好奇心的基礎上再去尋求創新的項目,但是他的結果最后如果說被大的公司,比如說像蘋果,像亞馬遜給收購掉了,他都會非常高興。因為證明他原來的好奇心是非常好的,證明他的商業模式是非常成功的,所以他會感到非常開心。會用這筆錢再做一個新的項目,再嘗試更多新的東西。

          但是對于中國的創業者來說,可能一開始這個項目的估值賺錢能力再決定他是不是來做這個項目。對于中國的創業者來說,可能他們覺得被認可就是當他做這個項目是盈利的,最好的情況是上市了,他覺得這個結果是非常好的。但是這其中如果被騰訊收購了,他會感到非常不爽,在他的心里覺得我這個項目是做不大做不成,才會被別人收購買掉了,所以這個是在心態上的差異。

          第二點,創業者環境不同,因為環境的概念非常復雜,我在這里只能分享兩個我覺得影響比較大的原因,第一個就是內部環境,第二個是外部環境。內部環境分為文化差異和自身原因,自身原因就是扎克伯格可以從哈佛大學輟學創立臉書,比爾蓋茨也可以輟學,如果在北京一些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會不會也放棄清華北大的學歷做一個傳統公司,這個答案就是非常少的,寥寥無幾。

          文化差異,結合第一點來說。如果清華北大的學生有這個想法,他想去放棄學業做創業的項目,但是他的同學老師和他的父母目的會給他很多的阻力,讓他完成好學業,之后好好的工作,而不是創業,所以文化的差異會給中國的創業者很多的阻力,阻礙他們去做一個項目。但是對于硅谷的創業者和美國的創業者來說,因為他們18歲以后可能父母就有一種放養的形式不管他們了,他們可以支配自己的時間和想法去創業,就會更容易一些。

          外部環境,就是商業利益,中國很多聰明的創業者是有一個說法叫用新手段改造老生意,新手段的意思就是可能是新的模式,新的方法,這個老生意的意思就是在國外那些很好的項目,證明很成功的項目,又有很大利益的項目,在這個基礎上他去進行改造,去進行復制,然后來變成自己的一個項目,可能像之后的滴滴優步,還有像一些O2O的平臺,模仿的是其他的公司。

          硅谷因為它的技術能力非常強,所以做的是一些更新的項目,比如火箭回收,人工智能,還有虛擬現實,所以對于硅谷創業者來說,他們更多的是做了一個先鋒者。作為一個創新者的姿態做這個項目,而不是以一個超級者或者模仿者的姿態來做這個項目。

          第三點,創業者的理念是不一樣的,硅谷的創業者引用的方法就是無創新、不創業,所以他們更多希望在這個項目上會有一些技術的創新,或者在商業模式上是領先于其他項目的,至于已經出現的項目他們可能并不愿意去重新做這個項目了。

          但是對于中國的創業者來說現在更多的是為了創業而創業,所以大家現在看到的這些項目,比如服務業的項目,商業的項目居多,但是創新的項目在國內非常少。比如像滴滴模仿優步,美團、餓了么也是模仿美國的。我們可以看出這些平臺都很火,但是都沒有什么創新,都是一些國外的品牌。

          可能國外好多的產品拿到中國過了三個月就變成了另外一個品牌,但是這是中國人自己知道的,是一種現象,但是也是從側面反映了中國和美國的差異,在創業的差異。

          第四點,可能對于硅谷的創業者來說,他們更樂于接受失敗,因為失敗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以至于他們在后續的創業新的項目中得到更多的幫助。但可能對于中國的創業者來說,失敗是一件很不能接受的事情,如果說我失敗了,我可能不會再去創業了,可能就找一份工作了。我覺得這件事可以跟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有關,比如從小在學校里,你成績不好,那你就會排名很后面,可能就考不上一個好大學,考不上好大學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工作賺錢就少,可能對于大部分人來說,這是一個常態。但是對于硅谷創業者來說他們完全不這么想,因為他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

          我今天就分享這么多,接下來由我的合伙人本杰明·丁來為大家分享一些他的經驗。

          本杰明·?。?/p>

          我主要是想說一下美國的創業和孵化器跟中國的不同。我在多倫多紐約羅徹斯特大學,在北美已經待了快九年多了,大學四年,研究生第五年,剩下的四年都是在北美任職或者在北美開始創業。

          當時畢業的時候我收到了北美的offer,是月薪四萬人民幣左右,我還收到美國一些投行的分析師的offer,差不多月薪也在這個價位上。

          但是最終因為我的家庭背景或者我的父親的關系,最后我選擇了一家從事國際全球貿易的公司,也就是我們傳統的世界兩百強公司的投資顧問。

          那個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如果按照我這個路徑走下去,再兩年后年薪一定會達到七位數。

          但是最后怎么踏上創業路,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我在大公司的就業過程或者還包括我經常會出差硅谷洛杉磯加州那邊,后來包括在紐約文化的熏陶下,紐約的文化就是海納百川、包羅萬象,你見到過那么多的精英,金融界的精英經常說一些交易,或者說有時候你會碰到那些非常優秀的創業者,他們就會談起他們的項目。

          這個時候趕上國內大眾創新剛剛起步的熱潮,心里就開始蠢蠢欲動了,我就放棄了高年薪去下海創業。

          這里面肯定在跟很多創業者聊的過程,包括自己在貿易的渠道中發現了一些機會。經過大半年的調研,我覺得可能我有些行業存在市場空白,我想去解決這樣的問題,填補上這個空白,最后就決定下海。

          在下海之前兩三個月之前,我跟我的合伙人戴翀聊了聊,大概用了我三個多月的時間說服他跟我一起做這個事情。

          好了,介紹了差不多,先回到創業環境對比,大家對于硅谷最感興趣的應該就是孵化器。我主要是對多倫多地區的創業孵化器有過深刻的了解。大多倫多地區是加拿大孵化器的集中地,它的孵化器每一個的規模模式也完全不一樣。

          舉例子,多倫多的最大創新中心叫Mars Innovation,它是非常廣闊的一個創新中心?;敬蟛糠秩腭v在內的公司都是大公司例如airbnb,他們一部分空間會租給其孵化的發展型的中型公司。

          對于那些初創企業的公司他們不直接孵化,他們會外包給那些孵化服務商,讓他們來做孵化,就是外包的形式。我們當時申請的就是一個由我們多倫多大學的校友會創辦的孵化項目,當時投幾萬加幣占股3%。

          但是他的要求就是兩個創始人必須有一個是我們的校友,正巧我們都是多大校友,我們另外一個創始人也是加拿大籍的美國布朗大學的學生,所以我們就以這樣的身份,披荊斬棘進了孵化項目。這個孵化商呢,給你三個月的加速服務,三個月后,你如果繼續在那辦公,辦公的地方要收費,很貴,因為我們的孵化器在多倫多市中心。

          至于Mars Innovation 本身,他是怎么投資的?他們孵化的是發展型公司,會扮演一種領投的角色,基本上每筆投資是在五十萬加幣到一百萬加幣之間,應該在中國屬于A輪的一個角色,他們會領投這種公司,并把這些公司作為孵化器的孵化項目。

          多倫多大學還有第二個大的孵化中心,比我們多倫多大學次些的一個大學,是他們的學校提出來主辦的一個孵化機構,他們的模式是投資于種子與天使輪之間,投資十萬加幣,占股8%,里面可以讓你選擇是否在他們的孵化器辦公,但是也要錢,他們提供的服務基本就是傳統服務,商務注冊,對接投資人,定期會舉辦活動,就是這樣的環境。

          但是多倫多其實還有一些機構就提供一些免費服務,不占你股權,非常公益性的組織,可能就是加拿大的福利比較好,所以會提供這樣的一些服務。

          當然現在也有更多的中國投資者,入市加拿大,中國投資者在加拿大建立了一個組織叫中加天使聯盟,發起人是李竹、王童、劉志碩他們。

          他們共同跟加拿大當地的一個政府性的投資機構一起創辦的中加使聯盟的組織,所以也可以看到加拿大現在創業環境也是逐漸的在吸引世界的資本。

          相比加拿大那么多優秀的項目,加拿大的本地投資人非常的死版保守,其實我們當時在拿融資的時候,當地的加拿大一家基金給了我們100萬加幣的Convertible Notes,利息差,三年之內五年之內給還清,如果表現好,就轉成我們的股份,所以看都沒看直接就拒了。所以,加拿大需要更多的投資人的關注!

          好吧,上述大概是加拿大的情況。來討論討論YC吧,YC是每年兩季招輪創業班,他們選擇直接投資。投12萬的美金換5%的股份,換取股份以后會提供一系列的扶持孵化服務。但是有一點,你來辦公可以,如果說有需要的話可以在他的場地辦公,但是他不提供長期性固定的辦公地點。

          你被選中后,必須跑到硅谷來,他們要求你在硅谷的附近扎根,最好是離孵化器近一點,你在他周圍吃喝拉薩都得自己解決,三個月讓你出項目,去參加一個世界最大的一個展示機會YC Demo Day。

          他們的篩選過程也是非常的嚴格的,咱們想想就知道這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孵化器,如果想得到他們的面試機會,不單說項目要吸引,而且同時公司最好能得YC校友的推薦信,之后有幸被選中,面試過程也是非常的痛苦。

          因為他們不會讓你有序的跟他們談話,他們會不斷的打斷你,連續不斷的問你問題,你在短期內就要回答,當你話說到一半的時候,他們是會跳到下一個問題,不會讓你話說完。第一看你的反應能力,第二看你是不是撒謊,就憑他們老道的經驗,而且他們在場除了負責人還會請一些牛逼的律師在,也會有各行各業的精英在。

          比如有時候同時請一個行業內最資深的律師和會計師一起來審核你,所以在短期的回答都會影響你的評分和可信度,看看你在高壓環境下是否抗壓。

          他們其實問的問題里有一個比較狠的問題,就是他們不會問你如何來跟這個競爭對手進行競爭,他們會問你跟競爭對手之間能甩開他多少條街?你必須保證多長時間你能甩多少條街,這樣情況才有機會進入YC。當然我還是沒懂他們的篩選標準是什么,因為當時的airbnb真的很普通。所以,偶然性還是存在的。

          你進入YC有一個好處,他們每周二會舉行一場晚餐,這個晚餐會邀請那些成為獨角獸的公司的創始人來做分享會。校友圈的價值或許是YC的核心價值。

          談完YC,我來告訴你們一個現象,你會發現現在中國創投在紐約和美國很活躍,除了我們剛才說的加拿大有中加天使聯盟,美國有太多的華人投資機構,其中以清華校友會帶頭。我姐妹在紐約成立了一個眾方資本,也是有一千萬美金的基金,我的另一個兄弟在紐約成立了一個叫牛犢資本投了不少的項目,這些項目也表現非常的出眾。

          除了中國進軍美國,美國現在很多的投資人在入駐中國,比如美國第二大孵化器founders’space,它現在在上海的孵化器在漕河涇落戶,所以我們覺得未來中國合作會越來越多,我覺得還是給大家打打雞血鼓勵一下,隨著美國資本的進入,中國還是會有一批新的創業基金來為創業帶來刺激效果。

          介紹完了環境,我現在回到自己本身,安利一下,我們在做什么。我們之前做電商,在美國類似于天貓的輕資產電商。所有的商戶都是直接在我們平臺注冊,發貨的,我們主要專注于在一秒同步,把這個款項扣除我們平臺傭金后直接打到N個商戶賬號上,所以這樣的操作非常棒,但是同時又讓商戶非常的安心,結算完全不會麻煩。

          我們主要是在支付體驗度里面做的很多的研發投入,當時我們自以為很牛逼??墒呛雎粤藢€體市場的獲取,市場碎片式的獲取做起來太累了,所以后來我才回索性做線下的渠道,通過這個渠道打開了足以支撐我們這個團隊造血。

          一直做到4月份,之后被創客100曹總看上了,就在硅谷那面見面聊天,最后就回到國內做一個智能硬件的社區。

          這個社區是以社交為主的,我認為為什么要走流媒體技術的社交平臺,智能硬件轉換的核心原因是,第一,它的東西太新,你做完一個消費者,憑一張圖片或者憑一個大視頻,你根本不了解這個東西到底在做什么,通過圖片是不能了解的,但是視頻的產生者是廠商,廠商以他們的意識去詮釋了工具的功能,不一定能百分之百告訴用戶這個東西在這個場景里利用是不是百分之百最佳的。

          第二點,廠商的視頻太長了,我們做過統計,60%到70%的人其實在視頻的前十秒就決定看不看,所以我們要把產品的核心觀念一開始就突出。那我們要做什么樣的流媒體社交平臺,大家可以期待一下,我們即將發布app。

          同時我們在第二期推出VR的內容制作,包括VR技術會有硅谷那邊的團隊到時候直接參與在app上實現。我們只要拍個秀以后會做試點測驗,測驗好以后會生成內容和視頻,用這樣的方式服務于廠商,幫他們制作VR內容,這個是我們在近期一年內可以看到產品的。

          我們在五道口東升科技園有合作,是一個智能應用的展廳,我們很多產品在那里參展。我們9月10號會參加F4塞車我們作為贊助上我們三十平方米的贊助商,旁邊有捷安特大牌等等。

          9月15號我們會在鳥巢的科技音樂節參展,合作完以后。我們會在中關村互聯網+辦公樓進行參展的深度合作討論。

          所有的智能硬件都可以跟我合作,我有非常廣闊的渠道,在中國的會更廣,如果你想要參展,任何渠道我都可以請你參展。

          創業者:你們現在主要賣的產品都是以好玩為主,比較新奇?

          本杰明·?。簩?,都是智能硬件。我們電商北美平臺已經有150多家創業公司跟我們合作,直接在我們研發處售賣。北美的團隊長期以來跟創始者的感情來說,他們還是挺走心的,想法也很簡單,不會太過于利益化。

          當然那些打通負責市場的部門你跟他們交流沒有意思,他們是嚴格執行公司的規章制度,我們跟他們的關系可以繞過一切。

          創業者:你那邊孵化器感覺沒有這么火啊。

          本杰明·?。好绹趸鞅纫酝鹆?,拿YC來說,8月23號的比以前,更多的創業公司過來了。只是美國本土的少了一點,海外的項目多了一點,韓國 印度這些其他的國家都開始進來了,但是他們很多的模式都在模仿中國比如婚慶,比如租車等等。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注于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相關文章
          創客100第四十八期路演:當別人都去“前線”打拼,“后勤”就一定有市場
          創客100第四十八期路演:當別人都去“前線”打拼,“后勤”就一定有市場
          北京市委研究室調研組到創客100控股集團調研對所做工作給予肯定
          北京市委研究室調研組到創客100控股集團調研對所做工作給予肯定
          【創客100第三十二期開放日】速途網絡創始人范鋒7年創業經:創業是心智的考驗,必須注重方向和節奏
          【創客100第三十二期開放日】速途網絡創始人范鋒7年創業經:創業是心智的考驗,必須注重方向和節奏
          【創客100第三十一期開放日】九年硅谷打拼,看他是如何運用適合中國創業者的硅谷思維
          【創客100第三十一期開放日】九年硅谷打拼,看他是如何運用適合中國創業者的硅谷思維
          創客100第四十三期路演:曾提選過鄭凱、文章等明星,新銳導演內容創業,前來創客100為團隊融資
          創客100第四十三期路演:曾提選過鄭凱、文章等明星,新銳導演內容創業,前來創客100為團隊融資
          創客100創投基金董事長曹健一行參觀深圳市微納集成電路與系統應用研究院
          創客100創投基金董事長曹健一行參觀深圳市微納集成電路與系統應用研究院
          ? ? 一级黄片免费视频
          <span id="a0ej6"><output id="a0ej6"></output></span>
        1. <legend id="a0ej6"></legend>
          <acronym id="a0ej6"></acronym>
            <legend id="a0ej6"></legend>
            <legend id="a0ej6"></legend>
            1. <optgroup id="a0ej6"><li id="a0ej6"><del id="a0ej6"></del></li></optgroup>